欢迎光临建设行业信息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建筑信息化>>设计师>>

俞孔坚

  近日,北京大学http://jzbp.chinajsxx.com/zx/22021.html' target='_blank'>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北京土人景观与建筑规划设计研究院首席设计师俞孔坚在华南理工大学励吾大楼一楼国际报告厅举办学术讲座暨《设计生态学:俞孔坚的景观设计》新书发布会。这是俞孔坚巡回讲座暨《设计生态学:俞孔坚的景观设计》新书发布会系列活动的广州站活动。

什么是大脚革命?为什么要这么讲?有八个基本的概念,一个概念就是说,要建立生态安全格局,过去30年的城市化,让我们留下了很多教训,其中党的十八大提出了三个方面。
    一个是城市发展格局、农业格局和生态格局严重不协调,所以就提出了生态安全格局,这正是我们大角景观应该做的。应该如何保持我们和谐的基本的一个国土安全的格局。
    第二个,叫做美丽中国,也是会引起广泛的争议。今天只讲美丽国土,美丽中国还要涉及很多。这是我们两个最大的概念,这是我们城市规划、景观规划甚至到城市设计,都是要解决的问题。
小脚城市主义和小脚美学
    讲的叫大脚城市主义。中国有两种传统文化,一种是相辅的,生存的艺术,大角度文化,为了生存发展出来的,如何去造田?如何开展梯田?如何生活?这是一个大脚文化,但中国还发展了另外一种历史文化,这就是高雅、小脚国。正如中国古代女子如果不裹脚,她是嫁不到豪门,进不了城市。中国将近2000年的时候,走的城市化之路,这并不是从30年前开始,而是在2000多年前就开始了。
    高雅文化的标志是什么呢?就是女人裹脚进入城市,男子是科举进入城市。男子的思想必须要有一个高雅化的过程,那就是科举,考状元,考进士,女子典型的标志是什么呢?那就是裹脚——中国封建文化最典型的特征之一,所以由此定义了什么是美、什么是粗野、什么是粗俗。
    一个女子很健康很漂亮,能干活,能吃饭,但是不裹脚,如果是这样走入城市,那一定是不美的、粗俗的。如果这个女子很美很柔弱,很漂亮,叫做荷叶、三寸金莲、纤纤手指,有如玉的脸,白脸蛋,洁白的,那她就是美的、高雅的。这样的美差别在哪?就在于所有健康的特质,一个健康人的特质,全部给翻过来并且剥夺了。定义出了所谓的美。所以成功的人士在中国早已不是以生产和劳动为美,这是我们封建文化里留下来的一种文化。
    但这个文化不是中国所独有,其中在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普遍存在。举个玛雅文化的例子。普通玛雅人和跟中国大脚姑娘很像,皮肤黝黑,很健壮,这是在玛雅人的街道上拍的,我曾经花了很多时间考察普通玛雅人。贵族玛雅人消失了,为什么消失了?“高雅的”中国的贵族,在清王朝之后越是地位高的,越是生不出孩子,所以贵族消失了。贵族玛雅人为什么消失?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玛雅的贵族,一生下来就是要裹头,压扁,压扁头颅,这是考古挖掘出来发现的,玛雅的国王王族,头是扁脑,脑垂发育不健康,所以最后不能繁衍,贵族也就消失了。
    极端到什么程度呢?就是玛雅贵族为了显示自己的高雅,甚至剁掉两手的手指,生下来是四个指头,玛雅贵族变成了四个指,这样才能显示出他的与众不同,这是全世界贵族的特质,在人类长期发展的过程中,少数的城市主义有别于乡巴佬,定义了所谓美和品位。
    平常的东西要变成不平常的,东西才会变美,因为自然的规律是要把人变成不平常的人。如果人平常,就不能继续生存下去。那么城市景观价值观是大脚观最宏观的展现,最早是纹身,自己纹身,脚裹了,把脸压扁,最宏大的延伸就是城市,甚至把国土景观、国土包括进去。大家可以看到,因为心理发生了变化。
    但接下来,这就是大脚的阵营,果实累累的果园,研究万国果园,就说丰产高产的象征地,乡下的野草,鱼塘里鲤鱼、大条鱼,这都是大脚。因为他生产、健康、丰满能结果实,一棵树可以接结一万个种子来。但一般城市化,或者用城市价值观去改变城市的时候,你会发现良田变成了草坪。转了一圈万国果园,凡是改造过的万国果园,最后都变成了菜园,果没了,都变成种花了。
    本来桃树以果实累累为它天生的特性,最后桃树要以不结果为美。你看公园里头、城市的街头里面的桃树,最后都不结果了。当代的变成了同伴,因为当时宫廷的原因是要迎合帝王的爱好,所谓高雅的爱好,把繁育的自身能力阉割掉了,最后有了牡丹桃花。
热点标签: 俞孔 近日 北京大学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品牌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