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建设行业信息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建筑信息化>>精品工程展示>>

宁波鄞州区人才公寓 城市性设计策略下的小户型

简介:这一居住区项目名为“人才公寓”,有些新鲜,从中不难看出业主求变创新的意图,事实上,该项目被希望作为宁波住宅市场的一种新型高端产品在鄞州区率先试行。

\

人才公寓远景透视

  尽管一座建筑永远不可能是一座城市,也不会成为两者之间的某种事物,但它仍然可能成为一个城市般的建筑。

  将住区私有区域向外“翻折”并包裹本社区空间的做法,在为城市做出贡献的同时也给住区注入了新的活力。

  城市是私有还是公有?抑或可以寻求到两者之间的平衡?城市在自身发展的同时,城市内部的各种活动也在划分自己的“生活范围”,因此人们对城市的体验更多来自于堡垒化的城市内部边界。而一旦边界被模糊化,这种体验就具有了更为复杂的都市化特质。

  这一居住区项目名为“人才公寓”,有些新鲜,从中不难看出业主求变创新的意图,事实上,该项目被希望作为宁波住宅市场的一种新型高端产品在鄞州区率先试行。该项目有其特殊性,由政府开发,企业购买,引进青年人才居住,目标并非注重盈利,而是更倾向于表达一种“招贤纳士”的姿态以收到良好的社会效益,并产生联动的经济吸引力。因此,其准确定位应该被描述为“人才+公寓”,设计必须承载特定受众人群及其带来的特定生活方式,并为这种生活方式树立建筑模板,探索住区作为城市文明符号的可能性。

  该项目位于宁波鄞州区高教园区,北为教师公寓,东临学府路,南临前塘河。项目需要提供1000户小型单身公寓,供高教园区各企业引入人才使用。针对地段,我们做出了相关背景分析,从文化背景到人群环境,该地段整体氛围与项目定位吻合。

城市性设计策略下的形式秩序

\
人才公寓总平面图

  当项目在进行中时,设计定位却不停地发生变化。随着社会需求的指向变化,作为社会保障用房的定位转变使其成为一个更加混杂的社区。事实上,在当今社会,“人才”与“保障”并没有实质的冲突,似乎还有生存状态的契合点,因此也许可以被称为“保障人才公寓”。项目的特殊性使其成为一个不像住宅的住宅项目,具有较为典型的住宅公建化的特征,但设计的切入点仍然是城市。城市作为住区的母体为其提供生长的土壤,相应地,住区应该对这样的支撑提供反馈,尤其是针对该项目的特殊性,政府资本投入的价值指向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住区对城市进行反哺,提升相应的社会与文化价值。

  同如今的大多数政府项目一样,业主对建筑的标志性做出了要求,希望其成为地区的中心,以代表这一区域的城市形象。尽管是住宅项目,但项目达到100米的限高和相对完整的体量,极有可能对周边地区起到强有力的控制作用。这种标志性的物质特征必须具有强烈的单一性,或在某些方面具有唯一性,有清晰肯定的形式,与背景形成强烈的对比。在本项目中,这种单一性与唯一性是由大量的特殊居住单元在自由聚集的过程中形成的,单元的叠加带有某种自发的形式趣味,最终将生活的秩序反映到建筑的城市形象中,通过大尺度的表达成为特别的城市标志。

类城市操作的功能秩序

\
建筑模型东侧鸟瞰图

  设计者的再分配思想基于一种乌托邦式的居住理想,希望在可控制的范围内实现城市生活最大化,而“人才公寓”作为带有典型特征的青年人的聚居地,理应支撑一种新的生活模式,理想中的公寓不再是单一的居住、休息空间,而会是集居住、生活、交流、休憩、运动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体。为此,设计者在宁波对作为潜在入住者的青年人进行了详细的问卷调查,了解他们对这种单身公寓生活的多样化要求,并进行归纳和分析,得到了较为有说服力的功能配置要求,作为建筑策划的一部分提供给业主。对于住区来说,这是一次城市功能的再分配,将设计细化到特定人群的特定需求;对于设计者来说,这是一次自我省视的过程,旨在发现建筑理想和真实生活的差距。

  进入建筑内部,居住生活的体验同样力求反映城市化的趣味,尽管一座建筑永远不可能是一座城市,也不会成为两者之间的某种事物,但它仍然可能成为一个城市般的建筑。平面开敞、自由,剖面空间丰富,不仅满足了公寓居住的功能,还提供了各种自由交往的空间。

  建筑本身就像一个小型微缩的城市,落实到每一住户家中,这一方法仍然适用,针对这样一个特殊的项目(业主要求70平方米左右的两房占60%,45平方米左右的一房占40%),其户型设计思路的出发点是打破高层住宅标准化复制的做法,使高层中的居住体验不再是一种封闭单一的感受,而是使居者在家中就可以完成不同空间的体验。为此,设计者提供了以下两条原则:一是每户都能占据南北两方面的朝向;二是每户都有楼上楼下,并且每户都有独立的起居室。原则的制定给设计带来了很大的难度,但同时保证了居住的城市趣味取向,在面积非常有限的情况下产生了多样的空间类型,使建筑成为一种诱发或包容生活的容器。

类城市的空间美学特征



人才公寓夜景

\
人才公寓建筑细部

  聚落所具有的美学特征,是在一定范畴基础上建造的部分之集合,通过各要素相似与相异的比较被诠释出来的。聚落之所以能在保持了整体性的同时又充满变化,是因为各个部分存在这种关联性。本项目的设计遵循这一方法,设计者将其理解为能自我完成的微型城市结构,区域内空间的层级通道被尽量加长,开放性随着基本动线逐级递减,空间在理性的秩序中呈现一种自组织的状态。在这个项目中,建筑的结构像自给自足的城市,有“街道”、“广场”和独立的建筑单元。“使每一个地方成为一个场所,使每一个住宅和每一个城市成为一系列的场所,”当建立这一“联系”时,进一步组合的思路也得以确定。不论建筑的细节如何引人注目,大规模的整体实质上仍然保持强大的力量。整体导致的平衡构思,形成非同一般、错综复杂的形式和空间。持续的不同尺度、功能的单元聚集导致生成这一互相作用的建筑与城市形象。

  城市是私有还是公有?抑或可以寻求到两者之间的平衡?城市在自身发展的同时,城市内部的各种活动也在划分自己的“生活范围”,因此人们对城市的体验更多来自于堡垒化的城市内部边界。而一旦边界被模糊化,这种体验就具有了更为复杂的都市化特质。而事实上城市文明的标志和现代城市化的进程,都是由公众共享城市公共资源开始的。在本项目中,就整个高教园区来说,设计希望项目建成后成为该区域的一个重要城市节点,并呼应东侧的城市快速干道,形成良好的城市界面,同时成为周边区域年轻人聚集的中心。因此项目在沿学府路一侧设置一个巨大的16层建筑综合体(COMPLEX),而两栋31层建筑退后成为城市活动的背景。在综合体中设置一系列居住及城市服务设施,辐射整个周边区域。这种将住区私有区域向外“翻折”并包裹本社区空间的做法,在为城市做出贡献的同时也给住区注入了新的活力。

  生活本身不是一种固定模式或由建筑师定义的图式化概念,而是难以预知和充满各种变化的。作为单身公寓,对话与交流是居住的主题,因此如何使无法预知的邂逅成为经常性的生活经验也成为设计讨论的话题。

  公寓中设置一系列的公共环境,满足不同人数、级别、功能活动与交往的各种需求。具体来说,公寓共提供3个层次的公共交往空间:最小的是可供6至10位居民活动的走廊开敞平台;然后是紧邻核心筒的公共大起居室,可容纳约两层的居民活动;第3个层次是设在楼层之间的半室外公共活动空间,可容纳约5个楼层的居民活动。这一策略形成了一种边界不确定的流动的空间形态。楼层与楼层之间产生了一些连续而不规则的室内外空间,就像城市中内涵丰富的街道。在方案设计中,楼层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条连续水平线,而是断断续续的,层与层之间的边界是模糊的,不断被打断、切割、插入、串接,形成一个富有城市意味的内部环境。

  在城市策略下的场地,对形式、功能、空间等问题的解决绝非单独的线性过程,建筑正是在各秩序的碰撞影响下的理性结果。项目还在继续推进,而设计者坚持以这样的方式进行设计,使结果不是直接地表达一个毫不含糊的目标,而是仍然允许不同理解的存在,使它可以通过被使用形成自身的特征。建筑应该不时地诱发适应特定境况的特别反应,因此它绝不仅仅应该是中性的和灵活的——它必须成为“多价性”的功能复合体,从而以住区的名义承担城市文化符号的重任。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品牌推荐



友情链接